banner

果决意要打掉谁,一旦动起手来,那就一定要不遗余力地把对手打进十八层地狱,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但是,可怜的庆父啊,虽然迅速处决了圉人荦,可不但没有对季友“痛打落水狗”,反倒又把新即位没两年的公子开给杀了。公子开谥号鲁闵公,这名号听起来像个慈眉善目的老国君,其实驾崩的那年他才不过十岁。

tips

鲁闵公一死,鲁国的合法继承人就只剩下一个公子申了。季友知道,如果公子申再死了的话,论资排辈,庆父就真能当上国君了。事不宜迟,季友马上护着公子申逃到了邾国。

庆父在鲁国实在作孽太多,连杀两个国君,搞得天怒人怨。就在鲁闵公元年,有位齐国使者曾经说出了一句赫赫名言:“不去庆父,鲁难未已!司1994年版,第135页。

[56]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999—1000页。

[57] 刘知几:《史通》,黄寿成点校,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23页。

[58] 钱锺书:《管锥编》,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251页.

[59] 张大可:《史记研究》,华文出版社2002年版,第252页。

[60]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1947页。

[61] 金圣叹:《天下才子必读书》,安徽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第333页。

[62]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1756页。

[63] 金圣劳民伤财;第二,倾巢而出,恐他国偷袭;第三,周天子仍是天下共主,此时灭周,诸侯恐会再次合纵攻秦!”

甘茂反驳道:“右相所言差矣!第一,灭宜阳、挺三川,本就是东出国策,劳民伤财只是小弊,舍小利可谋大益;第二,秦国攻韩,最怕韩魏联盟,臣愿赴魏,定叫魏国不敢攻秦、反而助秦;第三,周朝气数已尽,我大秦取而代之只是时间问题,又何惧合纵的那群乌合之众?”

秦武王一拍桌子:“好,甘相所言深得我心!寡人就派您出使魏国,说服魏王盟秦攻韩!”

史书关于甘茂如何说服魏王并没有详细记载,只说他恩威并施,最终达成目的。回秦后,甘茂闭门谢客,表现得萎靡不振,秦武王对此不解。

秦武王:“甘相最近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