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际舞台上的地位,建立自己的霸业,而不是追随晋文公之后,为他人做嫁衣裳,空讨一个美滋滋的虚名号而已。

公元前628年,晋文公病死。秦穆公认为自己进一步东进的时机已经成熟,公元前627年,秦穆公为东出中原争霸的野心所驱使,不顾蹇叔、百里奚等人的苦苦劝告,派遣孟明视、白乙丙、西乞术三将率兵偷越晋国,千里袭郑。计划流产后,又攻灭晋的边邑滑国。终于导致秦晋反目,发生了崤山大战,秦国落了个全军覆没、三将被俘的糟糕下场。

tips

公元前625年,秦军再次伐晋,欲报崤山之仇,结果再次败北。这年冬,晋国纠合宋、陈、郑等国,再次伐秦,取江及彭衙二邑而还。

秦军的接连挫折,使秦穆公急于东进中原、建立霸业的们争先恐后地跟句践套近乎,似乎全忘了就在几个月前,他们还将句践当成一堆臭狗屎。

伍子胥看到这一幕,心里那个不痛快啊——要我将句践这个阴险小人当成贵宾对待,对不起,办不到!他越想越气,忍不住站起身来一拍桌子,拂袖而去!

果然是个又臭又硬的石头脑袋。伍子胥越老越固执,凡是他认准了事情,保准“一条道走到黑”。他永远不懂得做人情搞关系,永远不懂得妥协将就,还永远一副怒气冲冲好像别人欠了他多少钱的样子,从来不管时间地点。

酒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群臣面面相觑,端起来的酒愣在半空中,不知该放下,还是该喝下去。

夫差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心中早将伍子胥那个不识相的老家伙骂了数百回也溃败下来。

上路下路都歇菜了,现在就剩子玉还死守着中路。两面夹击,败局已定,即使子玉是一代名将,再怎么足智多谋,也难以挽回局面。为了保留家族最后一点儿有生力量,子玉不得已抛下大量财货物资轻装逃跑。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城濮之战。

晋国看似如此简单就取得了中原争霸之战的胜利。简单?一点儿都不简单!战争从来都不只是双方拿着菜刀团战。无论是军事硬实力的支撑,还是外交软实力的辅助,又或是经济实力的后勤保障,都缺一不可。晋国这次取胜,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各方面完美统筹的结果。

打赢了第一强国楚国,晋军沸腾了,百八十年都没有这样大的胜利了。为了庆祝,晋军“馆谷三日”,什么意思?子玉逃跑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