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衡,岂有反弃江、淮之地以资勃敌之楚耶?”

对呀,为什么呢?

tips

其实这一点恰恰说明句践在政治上确实比夫差老练多了。越国怎么说也就是个中小国家,在连续用兵吴国十年之后,其经济军事实力能否支撑它控制吴国所拥有的广阔地盘,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毕竟在连年累月的战争后,不管是越国高层,还是吴越两地的百姓,都需要一个长时间的休养期,来恢复生产,恢复元气。如果硬要像夫差那样不顾自身实力,以超乎其可以承受的速度扩张,只会让整个国家不堪重负,而在内忧外患下全面崩溃。

主人死了,老虎在狂笑,开始啃食主人的尸体,并将吃不完的一条大腿,留给了另外一只来抢食的狮子。

当然,句践虽然不敢和齐晋楚等大国吴灭巢,弑其君僚,又灭徐。) 秋,八月,大雩。(先是公如晋,仲孙ㄑ卒,民被其役,时年叔倪出会,故秋七月复大雩。○被,皮寄反。) 丁酉,杞伯郁卒。(○郁,音来,又力之反,二传作“郁”)。

冬,吴灭巢。

葬杞平公。

【疏】“叔孙舍至自晋”。解云:上十四年“春,隐如至自晋”,以其被执而还,故省去其氏。今此叔孙舍不去氏者,盖以无罪故也,是以文十四年传云“称行人而执者,以其事执也”,注云“以其所衔奉国事执之,晋人执我行人叔孙舍是也”;“不称行人而执者,以已执也”,注云“已者,已大夫,自以大夫之罪执之。分别之者,罪恶当各归其本”。以此言之,则知隐如有罪,故去其氏;叔孙无罪,故无贬文子!看来那越王不过是一个穷乡僻壤的蛮主,没有什么雄心大志;范蠡不过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连寡人给他富贵都不敢要;这样两个没用的家伙,又能对我大吴造成什么威胁呢?”

伯嚭见机会到了,赶紧煽动夫差说:“没错没错。您看看他们,好可怜的一对君臣哪!大王您一向是圣人心肠,不如就此放了他们,句践有感于大王的厚恩,一定会重重地报答于您。”

夫差点头道:“太宰言之有理,那就选个好日子放句践回去吧!”

看来,夫差这个人还真不是个当国君的料,做起事来一点谱都没有,完全凭个人感情行事,先前恨句践入骨,对他百般凌辱,后来发现对方很可怜,心肠一软又起了妇人之仁——喜怒形之于色,胆小而无城府;气量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