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赞,老士族代表甘龙就表示不服了:“国人最怕一个‘变’字!百年基业,你说移动就移动,你以为你是中国移动啊?!”

商鞅气定神闲地答道:“龙君所言,只是世俗旧论。寻常人徘徊于旧俗,书呆子拘泥于书简,这两种人无血气、无争心,只会遵纪守法、安于现状,除此以外的大事,难以与之讨论(龙之所言,世俗之言也。常人安于故俗,学者溺于所闻。以此两者居官守法可也,非所与论于法之外也)。”

tips

甘龙冷笑道:“圣人恩泽四方,从不移风易俗;智者治理国家,从不改变法度。顺应民风民俗而施教化,事半功倍;沿袭旧法而治理国家,官吏习惯,且百姓安定(圣人不易民而教,知者不变法而治。因民而教,不劳而成功;缘法而治者,吏习而民安

三个“异辞”还有一层意思,《公羊传·定公元年》有:“定、哀多微辞,主人习其读而问其传,则未知己之有罪焉尔”,这是说《春秋》在记述孔子生活的定公、哀公年代时,语多隐晦,就算被记录在案的当事人(或谓定公、哀公,或谓掌握实权的季氏)读了《春秋》,也了解过对《春秋》相关文辞的解释,也不会看出其中记载了自己的罪行。

孔子为什么会这么作?司马迁说孔子著《春秋》,对古史可以畅所欲言,对时事难免多有忌讳。271这样看来,三个“异辞”不过是孔子的明哲保身之道而已,况且,若真如《公羊传·定公元年》所说,连事件当事人在看过《春秋》、问过解释之后也不明白其中褒贬,后人又有多大可能可以看懂?

倒是这里对一起对抗齐国政府。

齐灵公没办法,只好服软,跟国佐讲和。双方谈好了条件,国佐才回到朝廷里继续当他的上卿。

但这是齐灵公的缓兵之计,他随后就派刺客杀死国佐父子,赶走了国氏的人,又立庆克的两个儿子为官。——真是一条路走到黑。

一直到二十年以后,齐灵公病死了,高鲍两个家族趁机发起政变,杀死声孟子,齐国这一连串闹剧才终于落下了帷幕。

齐灵公不仅在声孟子这件事上表现得昏庸残暴,他自己在生活作风上也是臭名远播。

他有个特别的癖好,喜欢看女人扮成男人。

他经常让自己的后宫佳丽们女扮男装供自己娱乐。没想到这种风气很快流传到外面,齐国的妇女们都开始模仿,一时之间,大街小巷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