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文王》,次序有所颠倒。殷士:殷商子孙。肤敏:黾勉努力。祼(guàn):祭祀时,在神主前铺上白茅,将酒洒于茅上,像神饮酒。将:献祭品。京:镐京。服:臣服。靡常:无常。

【原文】

tips

夫非汤、武之伐桀、纣者,亦将非秦之伐周,汉之伐秦,非徒不知天理,又不明人礼。礼,子为父隐恶。今使伐人者而信不义 (1) ,当为国讳之,岂宜如诽谤者?此所谓一言而再过者也 (2) 。君也者,掌令者也,令行而禁止也。今桀、纣令天下而不行,禁天下而不止,安在其能臣天下也!果不能臣天下,何谓汤、武弑?

【注释】

(1) 使:假定。信:确实。

(2) 一言而再过者:一,那岂不更令她心疼吗?此可谓心疼之语;宝玉遭此毒打后究竟是浪子回头,从此收心敛性,抛却儿女情根,专心于“仕途经济”,还是我行我素,依旧和黛玉心心相印,志同道合?一句“你可都改了罢!”诚为黛玉试探之语;心疼之语也罢,试探之语也罢,终究是以宝黛共有的叛逆思想为前提的,一句“你可都改了罢!”看似劝慰,实际上是要从反面来理解,是反语。从客观效果上看是激励宝玉振作起来的叛逆之语!果然,宝玉被激活了:“你放心,别说这样话。我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有宝玉这句话垫底,黛玉可以安心回去歇息了。一言而含三意,这是黛玉“志而晦”的表述方式。精通“春秋笔法”的曹雪芹,竟也教会了他笔下的人物如何使用“春秋笔法”祝他健康长寿,算是正式承认其诸侯霸主地位。

吴王夫差总算是在形式上摆脱了南方蛮夷的身份,得偿所愿弄到了“武林盟主”的威名,收兵回国。

可是这个虚名又有什么用呢?为了它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当然不值得,表面上看夫差当了霸主,风光无比,其实他的处境非常危险。此时此刻,越国正在吴国的国境内大肆抢掠粮食、财货、子民,把这些年贡献给吴国的东西连本带利收了回去,至此,吴国元气大伤,国力倒退了好几十年。更加糟糕的是,吴军远赴千里争霸,所有粮草辎重都要靠邗沟、菏水两条运河从吴国本土源源不断运来,而今这两条河道已均被越军封锁,十几万大军得不到后勤补给,吃什么,喝什么,都是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