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流畅性,甚至还会使《左传》的文字比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样更加流畅。

  林黃中曾以“《左传》‘君子曰’是刘歆之辞”与“胡安国说《周礼》是刘歆所作”两件事请教朱熹,朱答说“《左传》‘君子曰’最无意思”,又举《左传·隐公六年》的一处例子,说这“是关上文甚事”。1317

tips

  这方面批评最细致的是清代的皮锡瑞,他指出:把“书曰:‘郑伯克段于鄢。’……”这段拿掉,后文是“遂置姜氏于城颍”,一个“遂”字紧承前边的“大叔出奔共”,一气相承。可见解经的这段文字是后人很生硬地掺杂进去的。1318

  至于第二部分的议论,即“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更于义理不合。从字面上

乐舒也算是聪明人:“爹地呀,投不投降我说了不算啊,容我跟老大商量商量!”

乐羊想了一下:“好,我给你们一个月!”

一个月后,乐羊派人去要降表,中山君不给。乐羊看他们没有投降的意思,那就打呗!刚要打,又听到城楼上那凄惨的喊声:“爹呀,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冰雹吗?你对得起我娘吗?!”

于是中山国又多活了一个月。

姬窟一看这招有用,就用上瘾了,一来二去居然拖了三个月。西门豹等不下去了,直接质问乐羊:“老大,明摆着这是中山国的缓兵之计,傻子都能看得出!你虽然爱子心切,但也不能这样拖啊!这都等了三个月了,我等得花都谢了!”

乐羊笑了:“西门将军莫要着急。中山君不爱惜了小算盘。

陈国大夫辕涛涂心想:联军打道回府,必定要经过陈、郑二国,数万大军的供应吃住,那可不是一笔小开支,万一这些家伙吃了不给钱要我们请客就糟了,再说大军过境它也扰民哪!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躲开这件苦差事,替国家也替百姓省着点儿。

于是辕涛涂便去找齐桓公,劝他绕道往东从海边走,说是这样可以向沿途的东夷小国炫耀武力,显显齐桓公霸主的威风,或者干脆打两仗,顺手把东夷征服,这功业就大了去了!

齐桓公一听这主意不错,立马就批准了该项军事计划。

事情发展到这里,一切都很顺利,可惜辕涛涂遇人不淑,他竟把自己的心思全盘透露给了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这个小人就是郑国大夫申侯。申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