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需要一周,你就能了解你为什么会与惊恐障碍相遇。请反复确认这是一种心理疾病而非生理疾病,它并不会真的致死,甚至短期内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生理损害。

2)请用一周时间练习如何记录惊恐障碍的症状,将症状与事件、情绪、想法、行为联系起来,进一步确认症状来自内心,而非来自躯体疾病,同时通过记录尝试找到与惊恐障碍相关的想法、行为、情绪的反应模式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tips

3)请用三至六周时间,学习并反复练习腹式呼吸、心理自助技巧、自我愉悦方法。

4)当惊恐障碍症状基本消失时,请用四周时间使用你所学到的方法,巩固疗效、防止复发。请不断地了解新的思维、行为、人际模式和新的生活习惯,并将这种新的模式彻底系带来的一些消极影响乃至伤害,是能够通过自己建立的亲密关系化解的。从自己的成长环境里走出来,去建立自己的亲密关系,反过来再去看自己长大的那个家,也许又有不一样的视角和不一样的理解。

与此相连的还有一些亲戚关系,比如七大姑八大姨,有些年轻人想想这些就觉得头疼,尤其是要回家过年的时候。各种催婚、催育,打听你挣多少钱,比较你和别人家的孩子,评论你的工作、衣着乃至发型,简直是一年一度的个人修养挑战赛。其实倒也不必烦恼,好沟通的亲戚就聊聊天,增进感情,自己舒服,父母也开心;不好沟通的也就不用浪费时间,敬而远之,微笑不语就好了,毕竟人生有限,为了亲戚这种不是自主选择,又没太大分量的关系动太多脑筋,怎知般地,老朽般地说要上山跟佛学碰在一起,和尚们已经在山顶上等着了。这个没有证据,如果是猜测,别的人可以说大胆假设,但你作为科学家要注明这只是你个人的猜测。

我所认识的很多物理学工作者都有自己的信仰,但是大家把这两件事分开了。信仰归信仰,恺撒归恺撒。信仰是不需要逻辑的,至少中间的很多步骤是可以通过神秘论来代替的,但科学不是。科学就是这样的一个笨办法,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当年,路易·维克多·德布罗意(Louis Victor Duc de Broglie)提出波粒两象性的时候,在自己的论文里明确说了这是猜想,甚至不愿意用波动性这个词,因为缺乏实际的证据。虽然证据很快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