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你必须成为自己最严厉的教练,以及为了改善整体思维,你必须成为自己最苛刻的批评者。如果你不经常扪心自问,“我说的合理吗?我说的是真相吗?”你永远学不会独立思考。良好的写作是批判性思维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它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动。然而,最初的努力最终会成为一种幸福,就像任何文明技能一样,是实现心流的机会。你能学会弹吉他、做体操,也能学会娴熟地写作。

简而言之,“先说你要说些什么”、求雅换词、低效阐述、样板文章、段落不连贯、表格难以理解、平铺直叙的语序、句子散乱、做作的三联词、冗长、名词化、被动动词、野蛮的自创新词、过分抽象、高档词汇、条顿语风、首字母缩略词、“这个那个”做派、支离破碎的成语,这

tips

88.D.E.Koshland,Jr.,“The Seven Pillars of Life,”Science 295:5563 (2002):2215-2216,DOI:10.1126/science.1068489,PMID 11910092.

89.S.Blackmore,The Meme Machine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

90.J.Gill,“Memes and narrative analysis:A potential direction for the development of neoDarwi推理谬误呢?这是因为,我们这些现代人的心灵依然是原始的,但我们在信息时代所面对的问题却是崭新的,而当我们去用旧工具面对新问题的时候,就有可能会产生彼此不匹配的问题。

我们从演化心理学提炼出的第二个论点,是“利己”。这是因为,演化进程最关心的就是本族群基因的传播,所以演化论天然就是一种带有“利己”色彩的观点。

“利己”二字,自然地就和我们今天做科学、做推理的目的产生了冲突。今天我们做科学、做推理的目的是为了求真理,而不直接是为了利己(间接地利己当然是不可免的,比如为了评上职称)。但是很不幸,既然我们是带着原始人的心灵去做科学、做推理的,这自然就会使得推理的过程过早地被“利己”的色彩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