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我们应当用功能主义的标准去裁定我们将“疼痛”指派给火星人的语义学规则。然而,维特根斯坦主义者会反对刘易斯在面对地球人中的疯子时就立即改变上述语义学规则的做法。这不仅是因为这样的一种“看碟下菜”的做法会破坏我们关于“疼痛”的理论叙事的统一性,也是因为我们完全可以找到一种让对于“疯子的疼”的功能主义描述方案与神经科学彼此兼容的方式。

如何用得上?

tips

下面,我就要谈一谈怎么把这节的内容用到日常生活中去了。在这里我想谈谈爱情。

爱情与前面所说的关于疼痛的话题,又有何相关呢?关系可大着呢。很显然,如果我们关于疼痛的功能主义的解释方案是行得通的话,那么,我们也可以把这种解释用到其名的人与事都记下来,不教青史无痕。于是我再次去了上好坊,请教老兵的姓名,希望为他写一些诗传。可老兵死活不肯透露姓名,只允许我把他当兵时的经历匿名写出来。于是我便写成了九首《前出塞》,适才那个故事,是在第二首,现在我把它赠与你。”

杜甫把毛笔抢过去,不及研墨,直接蘸了酒水,唰唰写了起来。一会儿功夫,纸上便多了一首五言古诗:

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

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

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

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

杜甫把笔“啪”地一声甩开,直直看向李善德,眼神锐利如公孙大娘手中的剑器。

“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既是退无可退,何不向前拼死一搏学读书,所以我需要接受我能负担得起的最好教育。”

“我没有发明脸书(Facebook),但是我也要发明一些东西。”

“我有销售的天赋,所以我需要施展这种天赋。”

“我想成为一名企业家,但是不知道怎样做;我最好知道怎样做。”

别把汤做坏了!一旦添加了一种配料,就无法把它取出来,对吗?一个错误选择可能会破坏汤的质量,要想再把这批汤的味道调好并不总是行得通。把汤做坏了,可能需要重新再做;这样做代价高,又需要额外时间,应该尽量避免才是。

那么,哪些传统的烹饪选择往往会破坏汤的制作结果呢?(阅读时要牢记你的现实生活。)

• 放了太多配料(比如食盐),破坏了汤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