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设计入职培训主题游戏。新员工可以让新同事对自己的个人信息进行竞猜,了解他们的新公司,并以有趣的娱乐方式缩短学习曲线。

过去,公司把所有的团队建设都整合成大型的面对面式活动,如每年的公司培训或聚会。但全球范围内的远程工作体验也带来了远程团队建设的新趋势,公司无需花费时间和资源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就可以增进员工之间的相互了解,建立员工之间的友情。远程公司可能会决定,与其每年大量投资进行面对面的团队建设,不如进行频繁的线上聚会。

tips

一时之间,许多新的远程公司不确定如何促进远程员工之间的个人联系。赫罗尔德及其团队也曾面临过同样的挑战,因为他的团队也是第一次以远程方式工作。在远程环境中确实很难复的不确定性真的是将一个人击溃的最好武器,小鱼儿无法不给自己找些后路。小鱼儿回了趟家乡,他的母校还有硕士导师热情地接待了他,甚至连面试都不需要,副院长待他太好,许诺教授职称,提供资源,也让他做一个分支学科带头人,还许诺无论如何也要解决大脸猫的工作。这会使得小鱼儿一跃成为各种“最年轻教授”而名噪一时。但母校毕竟是母校,小鱼儿敬畏之,却也无限感怀,他还是希望留在南都做一个默默工作的年轻老师。

以小鱼儿对自己的判断,他觉得新的体制甚至更加适合自己生存,因为凭能力吃饭,这是他作为一个海北大学的本科生,能够站到南都大学的讲台上,所一直坚信的原则。他预估自己很快就能升到副教授,他也非常相信导师会全力帮由日方进行全程培训,最终在1965年实现了自主生产,试产期间,邓小平带着周总理的慰问亲临现场参观。后来,金日成访华时也参观了这间工厂,并与二八维尼纶厂进行比较,由衷地赞叹中国在这一产品上的先进性。

就在毛泽东主席南巡的同时,西部的兰州还在建设着另一种纤维——腈纶的生产基地。腈纶柔软蓬松,保暖性好,有着“人造羊毛”的美誉,因主要原料是丙烯腈而得名。和维尼纶一样,腈纶的生产也不一定要完全依赖石油。

但是,20世纪70年代初的中国,是一个需要满足8亿多人生活所需的国家,已有的这些化学纤维工厂,对于如此庞大的人口规模而言,可以说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在所有用于服装的化学纤维中,聚酯纤维是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