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d. The second-class passengers go aft, the third-class go forward, along the passage past our cabins, into the steerage. And so we watch and watch the excited people come on board and divide. Nearly all are second-class—and a great many are women. We have seen a few first-class men. But as yet no wo里去实现梦想。吴恩达的好友,全球排名前十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科学

家Bengio(本希奥)担心,科学家都去企业了,高校里从事深度学习教育的人才就少

tips

了,会减少人才的产出。百度则把企业与学院结合起来,在内部进行教育,也向外输出

了很多人才,并且准备在高校设立人工智能方面的奖学金。

机器人颠覆人类是很多科幻故事的主题,但对于“担当身前事”的科学家来说,他们聚焦

的依然是当下人工智能面对的挑战和瓶颈。而这体现的依然是人的智慧。

目前全世界数据的爆发近乎失控,要想将数据进行分类计算需要极大的革新。从根本上

说,人类尚未完全适应数据化生活,正如肉身至今 ptr 所指向对象的动态类型是什么,最终被调用的总是Base1 类的 display()函数。在派生类的函数中,有时需要先调用基类被覆盖的函数,再执行派生类特有的操作,这时就可以用“基类名::函数名(…)”来调用基类中被覆盖的函数。

习惯派生类覆盖基类的成员函数时,既可以使用 virtual 关键字,也可以不使用,二者没有差别。很多人习惯于在派生类的函数中也使用 virtual 关键字,因为这样可以清楚地提示这是一个虚函数。

当基类构造函数调用虚函数时,不会调用派生类的虚函数。假设有基类 B ase和派生类Derived,两个类中有虚成员函数 virt(),在执行派生类 De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