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这样的遗憾就好比,我们知道达·芬奇画了一幅《最后的晚餐》,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过任何与作品相关的图片,而只能从部分仅存的草图、仿作或是摹本中想象这样一幅杰作。目前,达·芬奇为《安吉亚里之战》所绘的草图主要藏于威尼斯的学院美术馆、温莎皇家图书馆、伦敦大英博物馆和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而画作的摹本中最具代表性的则是关于战争中最为紧张的“为军旗而战”的场景描绘,目前相关的摹本主要藏于卢浮宫(作者为彼得·保罗·鲁本斯)、乌菲齐美术馆,以及意大利共和国与东京富士美术馆共同所有的《多利亚版画》。

1503年,达·芬奇受佛罗伦萨共和国之命为维吉奥宫的市政会议大厅的墙壁作画,以纪念1440年佛罗伦萨军效地领导员工、管理资源都是一个常见的难题。切斯告诉我

tips

们,“虽然创意和构思等都能很快理出头绪,但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对领导和管理的理解

还非常不成熟,我不知道它们到底意味着什么。你开始做,然后日复一日,情况慢慢地越变

越复杂,领导和管理也越来越复杂。然后有一天你会突然意识到,你日日夜夜的所思所想、

所作所为都是在实践着领导 和管理。”

切斯在和我们的讨论中或者公开露面的时候,总保持着一种平和、理性的姿态。她似乎

不像是那种动辄长篇大论、慷慨激昂的人。你可以把她想象成在旧时的空难电影中,通过广

播平静地指挥受难飞机安全着陆的地勤人员。特别是在Zipcar炭笔画《圣塞巴斯提诺》(创作时间大约为1490年前后,曾被认作为达·芬奇作品,但现已确认为达·芬奇学生作品,此外意大利布雷西亚画廊也藏有另一幅相同主题的画作);某些著名学者坚持认为属于达·芬奇真迹的一幅草图,2005年经官方认证确为达·芬奇所作;2016年一位法国医生发现的另一幅以“圣塞巴斯提诺”为主题的画作(正面为画作,背面为一些对光影研究的笔记和草图,1482—1485年前后),2017年6月作品在巴黎进行拍卖;以及现藏于乌菲齐美术馆的《维纳斯与丘比特》,据称为达·芬奇与韦罗基奥共同绘制。

左页图 – 达·芬奇(不确定)或其学生,《伊莎贝拉·德·埃斯特肖像》,1500年?布面油画,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