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了密密麻麻的笔记、观察记录和图稿。达·芬奇去世前将所有的手稿交给了他最为偏爱的学生弗朗西斯科·梅尔兹(Francesco Melzi)继承,但经过了一次次的装订、拆解、分散、汇编整理(更别说还发生过不少盗窃案)后,许多手稿已经遗失,因此我们现在所说的“达·芬奇手稿”只是其中一部分,现主要分布于意大利、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的多家博物馆中,以及美国比尔·盖茨的私人藏室内。

意大利共藏有三份达·芬奇手稿(此外,意大利境内的梵蒂冈图书馆中还藏有一份《乌尔宾诺手稿》,世称《绘画论》,也是由学生梅尔兹根据达·芬奇的文字和想法汇编而成):第一份是达·芬奇众多手稿中最为著名,也是篇幅最多的《大西洋古抄本》头,并以星号和斜杆(*/)结尾。/*和*/之间的所有内容都是注释,哪怕它们占据多行。如果程序中不存在与*/配套的/*,编译器将视之为错误。下面是一个多行注释:

tips

在上述注释中,为提高可读性,让文本左对齐,但并非必须这样,因为编译器忽略/*和*/之间的所有内容。在这里,可包含任何内容:杂货清单、情诗、从未告诉过别人的秘密等。

警告: 关于多行注释,需要牢记的一个重点是,不能将其嵌套。如果您使用/*开始注释,并在几行后又使用了一个/* ,则编译器见到第一个*/后,将认为多行注释到此结束,这样第二个*/将导致编译器错误。大多数C++编辑器都以不同的颜色显示注释,让注释的开始和结束位实际速率大概是每字 20 至 80 纳秒(ns)。

根据摩尔定律,每年处理器核心的数量都会增加。但是这也无法让连接主内存的接口变快。因此,未来核心数量成倍地增加,对性能的改善效果却是递减的。这些核心只能等待访问内存的机会。上述对性能的隐式限制被称为内存墙 (memory wall)。

2.2.2 内存访问并非以字节为单位

虽然 C++ 认为每个字节都是可以独立访问的,但计算机会通过获取更大块的数据来补偿缓慢的内存速度。最小型的处理器可以每次从主内存中获取 1 字节,桌面级处理器则可以立即获取 64 字节。一些超级计算机和图形处理器还可以获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