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一次蠕动,讽刺似地开口说道:‌ “这是为黄司准备的房间吗?这回你打算在王子的宫殿里杀了谁?如果是我,那你可就要失望了。”

  尽管阿蓝这么说,但皓吉显得毫不惊讶。

tips

  ‌ “你到底在说什么?”

  他仍是一身皮夹克打扮,噘了噘肥下巴,表示要阿蓝坐到那边的椅子上,自己则把大屁股寒进铺了黄色丝绸的扶手椅,像哄孩子一样哄道:‌ “为何突然说这种话?看来太用功了也不行。对了,参加东大的考试了吧?大家都很担心呢!”

  ‌ “应该是会担心!”阿蓝走过去,坐到对面的椅子,小心翼翼地凝视皓吉。‌ “这廿天里,我并未参加考试,而是四处调查,已经查清楚你们有何企图、曾经干过什么事。”

命令时,我们还驻留在科威特的阿里-萨勒姆空军基地,正与海豹3队进行人员调整。

作为排里的直升机绳降技术专家,我最初的工作是安排直升机做好准备, 督导速降直插目标。我坐在盘得很紧的一卷绿色尼龙绳上,透过旁边打开的机门,观察着我们飞向着陆点的航线进程。汗水顺着我的脸向下流淌着。虽然已经是午夜,但气温仍然较高,大约有华氏90度 [1] 。

一轮满月映照下的夜空清澈明朗——这让我们能更容易看清下面的地形,但同时也清晰地勾勒出我方直升机的轮廓,成为敌军易于攻击的靶子。我们的下方散布着丘陵、沙丘和棕榈树林。我们已经飞行了大约3个小时,双腿麻木,身体僵硬。但大家——除了打瞌睡的——全都保持着高度村子北边的河吗?」

「是的,就是那条河。」

我把手搁在一动也不动的孩子胸口,寒意悄悄地渗透整个手掌。孩子瘦骨嶙岣,我的掌心摸到突出的肋骨触感。

「以前有一对我认识的母子在那里投河自杀了。是在更湍急的上游处。」

我低诵记忆中的经文。

「跟刚才的经文不一样。」

「是投河的孩子生前诵的经。」

「是师父教那孩子的吗?」

「那孩子没有人教。他一出世就会诵经了。」

***

当时我刚来寺院不久。那年因为饥荒和传染病,死了许多村人。整座村子被尸臭所笼罩,没有一天听不到苍蝇嗡嗡声。我走在村里,在每一户拜访的人家诵经,超渡死者,于是村人们总算露出宽慰的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