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魔,迟早让你们知道,我也不是等闲之辈……”

  这头小龙也不知是哪家的孩子,心头颇气傲,正自有些不忿,忽然感到自家麾下的天魔大军忽然一震,前头来了一道,逼住了他前行的路。

tips

  这头小龙不知天高地厚,当下把手一分,让麾下的天魔分出路来,大喝道:“谁人敢挡我小多太子的路?我父亲可是雷霆部星主……”

  他还有话未有说完,从遁光中便飞出一直大手,迎空一捉,把这头小龙捉在手里,缩回了遁光去,不旋踵便有一声惨叫,咔嚓之声不绝于耳,那遁光中的人,居然把这头小龙生生嚼吃。

  那些天魔驯养未足,驾驭的主人死了,断了心神联系,顿时一哄而散。那道遁光也不去阻拦,只是在虚空中略一掣动,便自拍摄下来的图像上做手脚,“摄像机里留下来的,是我从保险柜里夺取他人钱财的视频。久喜山发现那些视频后,一定会如获珍宝地拿给我看,向我示威。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视频都是我利用镜头倒放的技巧编辑过的图像文件。这一招如何?”

“镜头倒放?”

“我实际的动作其实是把钞票放进了保险柜,但因为使用了倒放技巧,看上去就像从保险柜里偷钱。如果这个办法能实现……”

“你是说,你不是从保险柜里取钱,而是往保险柜里放钱,对吗?听上去确实挺有意思的。不过,”大西紧皱双眉,“凭这个,就可以跟那家伙对抗了吗?”

“他满心以为那是我偷钱的视频,可实际上却是我把钱放进保险柜的视频。当我把真相说出来后,到这一点,会想不透:火堆为什么不能烧得大一些?爸爸这个人,不仅亲眼见过打仗的破坏靡费,而且血液里天生有一种爱慷他人之慨的挥霍无度的本性,为什么眼前有东西可烧却不烧个痛快呢?他也许还会进而想到有这么一个理由:在那四年 1 功夫里,爸爸老是牵了一群群马(爸爸称之为缴获的马)藏在树林里,见人就躲(不管是穿蓝的还是穿灰的),那小家子气的火堆就是他赖以度过漫漫长夜的活命果子。到年纪再大些以后,孩子也许就看出真正的原因来了:原来爸爸心底深处有那么个动力的源泉,最爱的是火的力量,正像有人爱刀枪火药的力量一样,爸爸认为只有靠火的力量才能保持自身的完整,不然强撑着这口气也是白白地活着,因此对火应当尊重,用火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