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亲说道,“我还是一条比别人强的汉子,或者说和别人一样不赖。”

“你不会老这样的。”

tips

父亲扭头看着女孩说:“回去!”她转身朝门厅走去,脚下没有一点声响,像长着橡皮脚似的。父亲又叫了一声那个韦德尔先前没有注意到的名字,这次韦德尔又没有听见,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她走出了屋子。父亲看看韦德尔,韦德尔依然是从前的老样子,只是他的手又藏在怀里。他们看着对方——一张是冷漠的北欧血统的脸,另一张是一半法国人一半蒙古人的面孔,瘦削而疲惫不堪,似一尊青铜像,像死人一般的眼睛里只剩下视力而没有了幻想。“牵上你的马,走吧!”父亲说道。

门厅里又黑又冷,四月里山区的寒见面的吗?你看,都超过约定时间十五分钟啦,对方也该到了。不过还好,总算是找到你了。”

这人一脸焦急的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在说谎。但小笠原稔既不知道什么“约定”,也不明白什么“对方”。

“你认错人了。”

“嘿嘿!开什么玩笑?!大薮,长成你这副模样的人,满大街都是吗?”

“我就是个子高一些,五官长相很平常啊。”小笠原稔无可奈何地应付着,心想凭什么跟他解释这么多。

听他这么一说,那人稍微愣了一下,盯着小笠原稔的脸沉思了片刻,自言自语道:“确实,大薮可不像你这么窝囊。”

“我就说你认错了人。我叫小笠原。”

尽管没人要求,小笠原稔还是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并取出了驾照。口就是我们常说的“致命漏斗”。我必须当机立断。我尽可能靠近门口,并没有进屋,而是迅速扫视屋内各处。你知道我们交战的首要原则之一是什么吗?就是你永远不要贸然独自进入房间,必须要有同伴提供掩护。屋里那几个人中的一位极其暴躁不安,他迅速举起手里的AK-47步枪。于是,我当即开火打死了他。

从我们得到的情报中,我们从未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所以只能随机应变,临场发挥。情报本身似乎还可靠,但有时数据会误导人。或者,很快得到突发状况验证的数据才是真正的好数据。

谁做得对?

研读案例研究或讲述大量商业失败的故事都不难做到,但我们需要花费同样多的时间(如果不是更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