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转到楼下卖花的摊区,腊梅不少,问了问价。小把的五块,枝比较高的有十几二十块不等,是素心梅。凑得很近才闻得到花香。楼下园内的腊梅也开了,也是不易闻到香。还想等些天再买,等到年底,买腊梅插瓶就过新年了。水仙早就看到有卖的了,只不过这些日子较忙,还没想到买。年年都会买,今年肯定也不会例外。我不太会养水仙,总是把水仙养得还没等到开花,叶已长得一片葱茏。

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tips

《我和花草有约》

昨天是进入三九的第一天,但因有太阳,就比较暖和。晒着温暖的太阳,感觉很舒服。中午有事去衣冠庙邮局,没想到发行科下午两点半才上班,在邮局大厅等着觉得太无聊。想起距此不远有一家的意愿,也是这种意愿的成因。

这是一条重要的经验教训。

我们改变他人的能力,往往以彼此间的私人关系为基础,这种关系造就了应用先发影响力获得顺从的背景。当今时代盛行孤立的力量,如远距离的社会关系和技术带来的隔离,这些事物取代了人际关系里的联系感,这对社会影响力而言是弊大于利的。 1

身心合一

什么类型的关系能在同伴之间带来最大化的优惠待遇呢?答案在于一种微妙而关键的区分。能最有效地让人们喜欢上另一个人的关系,不是让人们说“嘿,那个人跟我们很像”,而是让人们说“嘿,那个人是我们中的一员”。举个例子,和同胞兄弟姐妹比起来,我跟大学同事在品味和偏好上有更多的是我爹爹生前诵的经。」

她冲进屋里,我跟着进去,却没看见小宫的父亲。屋中只见躺在草蓆的少女和她的父母,以及小宫生下养大的少年而已。在诵经的是小宫的孩子。他看到母亲,停止诵经,回过头来。

「娘,小铃姐姐死掉了。」

小宫问她的孩子:

「你刚才念的经是在哪儿学的?那是娘的爹爹平常念的经。」

少年跪坐着,静静地说:

「娘,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些了。」

少年俯视着小铃的脸,吸了一下鼻水。他所说的话音色纯真,听不出半点虚假。

「我记得当时的一切。那孩子肯定是我爹爹再世。我也知道我怎么会怀上那孩子了……」

超渡小铃的夜晚,小宫在我耳边如此低语。可是一直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