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法器的道士,便大声喝骂,喊打喊杀。前面来的那批,便要阻拦,两方争执起来,转到无人管这位才落生不足一个时辰,却已经有三四岁孩童大的小公主。

  这位小公主笑吟吟的看着这些道人。手中把玩着一枚骨珠,待得听这些人吵闹的烦了,便低声对那丸骨珠说道:“阿鼻叔叔,这些人倒也有趣,为何道门九大派的人都没有来,只有这些人来?”

tips

  那丸骨珠发出沉闷的声音道:“道门九大派的人怎会不认得我?我被鬼祖从冥狱送出,他们必然再不会纠缠此事。鬼祖他老人家费尽千辛万苦才把您送来人间,希望娇娇小姐不要辜负鬼祖他老人家的期许。”

  小公主嘻嘻一笑道:“阿鼻叔叔可安心,娇娇知道怎么做。我看您老从冥狱出来,也饥霍伊设计局提出一个鸭式布局的S-37方案,采用单台AL-41发动机,和米格1.44共用。S-37采用和法国“阵风”战斗机相似的颌下进气道,比苏-27更加饱满的大边条,较大的近距耦合鸭翼,主翼为和苏-15TM类似的双三角翼。90年代初似乎是俄罗斯航空界的“鸭翼时代”,另一个无疾而终的米格1.44也是鸭式布局。不过S-37或许和苏-27的三翼面系列的经验有关。三翼面苏-27始终受限于边条、鸭翼和主翼局促的相对位置而不能充分发挥鸭翼的作用,全新设计的S-37的边条和鸭翼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和主翼的关系也处理得较好。鸭翼可以起两种作用,一是涡升力,尤其在大迎角下强化主翼的升力,实际上相当于一种可调的大边头低垂,哭泣伏倒的音乐。只要想起,我就可以原谅一切。我会割腕,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烦恼。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因为我想去到那音乐旁边。

妈妈,妈妈。

昨天我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家里收到一封信。是妈妈寄给我的。是你在割腕之前寄出去的呢。你写了信给我,做为最后的道别。读了信以后,我立刻去了图书馆。因为我想要调查一下有关临死体验的事。全世界的人濒临死亡的时候,好像都会体验到各种事。比方说看到巨大的河川、看到花园、见到死去的家人。妈妈说你听到的歌,或许也是相似的体验。虽然也有人主张那是临死之前大脑让人看到的幻觉,但我没办法完全接受这种解释。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