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住的小山村,这个人中等身材,面貌和蔼,一双不大的眼睛闪烁着智慧、坚毅、果敢的目光。他敲响了曾国藩的家门,曾国藩开门一看惊讶的大喊一声,伯琛,然后二人相拥而泣。来人是谁?是曾国藩当年在岳麓书院期间的同学,后来成为中国近代史上伟大启蒙思想家的郭嵩焘。郭嵩焘比曾国藩小七八岁,当年在岳麓书院同窗的时候二人情同手足,跟曾国藩不一样郭嵩焘聪明绝顶,但是个性十足,提起清政府的腐败恨不得跳脚大骂,当然他是狠清政府不争气,他走的也是科举的道路,中了进士之后郭嵩焘在北京做个七品芝麻官,现在也是丁忧回籍。但是他跟曾国藩不一样,他待不住,不甘寂寞跑到长沙在湖南巡抚的衙门里边帮办军务,这个时候来访是奉湖南巡抚之命劝曾国有《梅谱》,游湖涉越而求之。至则雪湖死久矣。询于吴人曰,雪湖画梅,有谱在乎?吴人误听以为画眉也,对曰:然,有之,西湖李四娘画眉标新出异,为谱十种,三吴所共赏也。仲房大喜,即往西湖寻访李四娘,沿门遍叩,三日不见。忽见湖上竹门自启,有妪出迎曰,妾在是矣。及入问之,笑曰,妾乃官媒李四娘,有求媒者即与话媒。不知梅也。仲房丧志归家,岁云暮矣,闷坐中庭,值庭梅初放,雪月交映,梅影在地,幽特拗崛,清白简傲,横斜倒侧之态,宛然如画,坐卧其下,忽跃起大呼,伸纸振笔,一挥数幅,曰,得之矣。于是仲房之梅遂冠江右。”周先生在文中说,他觉得有趣的是仲房的话:“吾学画梅二十年矣,向者贸贸焉远而求之雪湖,因梅而失之眉,因眉

我很小就认识泥鳅串,常去家附近的西体采摘。以前里面除了一个足球场,四百米的跑道,一个排球和两三个篮球训练场外,再就是有两排平房,别的地方都是杂草丛生的野地。当然还有高大的树木,桉树和梧桐。偏僻的野地里就是我们小时游玩采草药的地方,采过马鞭草、肺心草,泥鳅串是连根拔起,拿回家熬水喝的。从来没有吃过泥鳅串的嫩芽。左邻右舍也没看人吃过。自从知道泥鳅串嫩芽可吃后,也是想尝尝,春天去郊外采,这种可能性不大,城里也没人卖,想吃是不容易,所以一直不知道泥鳅串做菜吃是什么滋味。当然,我看到很多人写马兰都说味道鲜美。

tips

看到泥鳅串花都开了,长得枝也高高的,秋天想吃更是不可能了,只得摘了一片小叶闻了闻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