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保留它们,但要把它们改个说法。”我拿出了自己习惯性的“巧妙”应对:“呃……什么?”史蒂夫解释说:“我们是一家医疗机构,是进行治疗的,所以我们从不使用跟暴力相关的语言。我们不说‘致命要点’,而是说‘信息点’。我们不‘攻克’问题,而是‘处理’问题。”

在大会上,我向一位与会的医生问起这一非暴力语言政策。他举出了更多的例子:“我们把业务‘靶子’ (8) 改成了业务‘目标’。而这些目标之一,就是不再‘战胜’竞争对手,而是‘超越’他们。”他甚至还给出了一个慷慨激昂的理由:“你难道看不出来,对我们来说,把自己跟‘目标’‘超越’联系到一起,比跟‘靶子’‘战胜’联系起来要好得多吗?”老实说,我的确没看出历过丹成那一关,磨练过道心的人,当然分得清,不同的情形,要用不同手段对待。当即把六阳封神幡一松,收回了这件法器。

tips

  他沉声对红莲老祖叫道:“吉真人和赤焰尊者,可是你派去我家闹事的?”

  吉真人一直便跟随在焦飞身边,根本便不敢逃脱,何况他也没本事逃脱。听得焦飞忽然问罪,忙在旁边凑趣道:“便是这位红莲老祖,命令我和赤焰尊者去抢贵亲眷,还特意嘱咐了那个半老的妇人,风韵成熟,是他心头最爱。”

  焦飞气结反笑,淡淡说道:“你可莫要以为,我就奈何不了你这法术。何况这些僧人死活,本来也不妨在我心上,识趣儿的赶快束手就擒,还有重入轮回的一天,不识趣儿的,我这就让你魂飞魄散,从此再无天地方事务,合理界分彼此的权限。

(二)司法独立的法理依据

司法独立是一个兼顾三重价值的制度设计,它既是三权分立原则的体现,也是出于保障人民权利的需要,还是落实与实施宪法的要求。这一原则的具体落实,需要通过法官的任职制度加以保障。在此仅以美国为例,分析司法独立的法理依据。

美国司法独立原则的设计是开国之父们精心设计与周密思考的结果。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第78篇中集中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说明,阐述为什么赋予法院以较高的独立适用法律的权力。首先,法院独立是实施限权宪法、保障公民权利的需要。汉密尔顿指出,“法院的完全独立在限权宪法中尤为重要。所谓限权宪法是指为立法机关规定一定限制的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