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我们预料的方式不同。

艾伦是个聪明的小伙子。但过了一阵,人人都意识到,在一般意义上而言,他并不比我们其他人更聪明。他并不那么擅长提出好点子、洞察有缺陷的论点、做出敏锐的评论、提供清晰的见解,他只不过是特别擅长参加标准化考试,尤其是GRE。读研究生的第一年,我们共用一间办公室,两人的关系变得很亲近,于是我问他是怎么把成绩考得这么好的。他毫不犹豫地告诉我,他认为,自己在考试上的相对成功,主要得益于两件事。

tips

首先,他读书的速度特别快。读研究生的一年前,他参加了一个培训班,学会了如何快速浏览书面材料而不漏掉重要内容。这让他在GRE考试上获得了可观的优势,因为在当时,GRE考试的分数是由学生,倒不如说是在说服他人接受自己的立场。我们运用语言,引导对方把思路转向对我们有利的领域,这些领域里有着有利于我们观点的联想,从而使我们得以达成自己的目标。

特别有意思的是,研究人员找到了推动注意力转向某一领域的语言机制。它们包括:将注意力吸引到情境中某一特点上的动词,将人的关注点转移到他人特征而非行为上的形容词,强调现有关系的人称代词,为阐释某一事态提供特定框架的比喻,跟想要他人产生的观念相关联的特定字眼。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些机制里最简单的一种,也就是最后一个。

措辞的力量

不久前,我碰到了一家组织,和我见过的其他组织相比,它更加有意识地规范公司内部所使用的一日

看来看去及葫芦

这些天把陈丹青的《纽约琐记》翻完了。买了好几个月的书,一搁就是大半年,其实这些日子也没闲着,看不过来。就像这些年买的很多书都没时间看,一门心思就去看在图书馆借的书。打算不在图书馆借书了,也尽量不买书。成都图书馆上月还了书已没借,西南财大借的书也打算把手上的六本还了也不借了。先把书柜里积下的书慢慢看了再说。若是把去年下半年买的钟叔河先生编的《周作人文类编》这套书读一遍,我就要佩服自己了。

看《纽约琐记》,同时在看的还有连岳前几年出版的随笔《来去自由》。这本书里的有些篇章曾在《南方周末》上读过。虽然过去了好多年,现在重读依旧很有意思。什么叫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