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独特的性质,其知识体系发挥独特的功能。宪法学性质决定了宪法学不同于其他学科的研究对象、范围与研究方法,同时直接影响宪法学体系的完整性。从性质上考察,宪法学首先具有法学的性质,它不是研究政治现象的政治科学,而是专门研究宪法现象的法律科学。同时,宪法学是一门科学,在规范与事实层面体现科学的精神。作为法学的宪法学,它首先是国内法,调整国内的社会关系(宪法关系);同时,宪法学又具有公法学性质,主要调整公民与国家的关系,遵循公法的一般原理。

四、宪法学的研究对象

tips

宪法学的研究对象是宪法现象,研究对象的确定性决定了宪法学的性质与自身的特征。作为宪法学研究对象的宪法不仅指宪法典,而且包括现实的宪
原因很多,此前我们都提到过:与使命不匹配的弱文化;缺乏员工广泛参与和诚心支持;强大的愿景未得到应有的传播;过度宣传不良愿景;缺乏培训或资源;等等。但横亘在愿景成真之路上的重大障碍是我认为的“变革战斗疲劳”。

变革战斗疲劳源于多种因素,如员工精神一直被以往的错误困扰,在艰难的变革历程中所做出的牺牲,以及推出战略耗时之长远超预想。如果转型工作领导不力,疲劳便会不期而至。

根据IBM公司较早但仍有现实意义的2008年研究报告,领导变革的需求日益增长,但我们实现变革愿景的能力持续萎缩。这就是人们经常心灰意冷,最终放弃的原因。即使有些公司在建立变革文化和备战变革的同时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疲劳,但在电子系统能力上较弱。为了弥补这个不足,LPFI也要求具有较强的电子系统能力,具有均衡的作战能力。如果说苏-27以F-15为追赶的目标,米格-29就是缩小版的苏-27,而不是简单的F-16的对应。F-15用来攻坚,F-16用来扩大战果,两者协同作战。而苏-27用于攻势制空,米格-29用于前线防空,两者作战范围不同。

苏霍伊设计局实际上是PFI计划的后来者。帕维尔·苏霍伊对苏联的航电技术没有信心,认为设计全新战斗机的时机未到。更重要的是,在整个60年代和70年代初期,苏霍伊的精力主要在对地攻击的苏-17、苏-24和苏-25上,更多的精力则是投入到技术要求很高的T-43倍声速轰炸机上。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