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没有马上封他为官。他看到有的士人隐居深山后,不但名声未损,反而身价倍增,受到社会上下的热捧和礼遇,名利双收。于是他就故意跑到终南山隐居,实际上是为了引起朝廷的注意,以达到其做官的目的。卢藏用这一招果然很灵,后来女皇武则天听到本朝居然有个进士躲在终南山隐居,赶紧命人去请他出山,给他封了个“谏议大夫”的美职。因为这个官职常随皇帝的车驾而行,所以当时人便讥称他为“随驾隐士”。后来有位叫司马承祯的人,是当时著名的道士,他奉召拜见唐玄宗后,准备回山隐居,正好遇见已经做官的卢藏用。卢藏用抬手指着南面的终南山感叹:“这里面也有的是隐居的好地方。”司马承祯却回答说:“依我看来,这里面都只是寻求当官的捷径。”卢捡来的破烂,像叫花子一样,却不断把攒下来的钱存到银行里。于是,在很多人眼里,他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吝啬鬼!每每看见他这副模样,我心里就很难过,所以我常常会塞给他点钱,过节前也给他寄点,可是就连这个他也存起来。唉,能怎么办呢,一个人要是打定了主意,那就拿他没有办法了。

“几年后,已经年过四十的他,被调到另一个省工作,但读报上的广告、攒钱的习惯依然没有变。后来我听说他结婚了。为了买一座有醋栗的庄园,他和一个年老而难看的寡妇结了婚,他对她没有一丝感情,和她结婚也只是因为她手里有几个臭钱。不过,即使他俩一起生活,他依然很吝啬,经常让她吃个半饱,还把她的钱存进银行却写在自己名下。那个寡妇原先的丈夫是和示剑男爵睡觉的妻子!

tips

哦,像狮子一样征服了我的睡眠!(他睡着了)

〔克尼帕多林克上场,他只穿着一件衬衣,后面跟着尤迪特。克尼帕多林克双手拿着一把很大的剑。

克尼帕多林克  我的女儿!

尤迪特  我的父亲?

克尼帕多林克  乖女儿,你看到我的样子如此古怪:只穿着一件衬衣,午夜之后站在大教堂前面,手里拿着陛下赐给我的剑,他登基之日当着民众的面任命我为锡安的总督以及加利利四亲王。借这个机会,我的女儿,你也成了吉甲女伯爵。

尤迪特  父亲的样子从来都不古怪。

克尼帕多林克  不,吉甲女伯爵,我的确古怪。只穿着一件衬衣的男人总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