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那便是大地,虚悬在圆形的宇宙之中。在实用的方面,据说他也从亚述人介绍了圭表给希腊人,并依于在米利都的水手们的报告制作了一幅《世界地图》。据说这幅地图或这幅地图的模本,曾经被雕刻在铜板上。当米利都的执政亚里士多果拉士(Aristagoras)于纪元前四九九年反抗波斯时,还将这图献给斯巴达人请求援助。希罗多德说,那是“大地,各河,万海的全舆”,它表示波斯与地中海的距离是这样的正确,所以斯巴达人拒绝了援助的恳请。

关于宇宙之爱奥尼亚人的见解,不是不变的:在纪元前六世纪的后半期,知名于时的米利都的阿那克西米尼(Anaximenes)以为万物的本源不是水而是空气。在他看来,平面的大地,不过虚悬在空给性水稻、小麦、玉米、谷子或豆类(豌豆、蚕豆或其他豆科植物)的生产。其中的绝大多数人生活在亚洲季风地区,那里温暖潮湿,很适合生产水稻,在理想的条件下水稻这种农作物可以在单位面积的土地上提供大量的食物。种植水稻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为站在冷水中手工插秧是一件单调乏味的技术活(图10.10)。在亚洲北纬20°以北较为凉爽和干燥的地方,集约种植小麦,谷子和不太常见的旱稻。

tips

图 10.10 插秧需要全体家庭成员艰苦的手工劳动。新灌满水的稻田,已经犁过并施过肥,在水稻成熟之前需要保持稻田的水位。本照片摄于印度尼西亚,这种情景在采用自给性水稻农业的地方随处可见。(© Wolfgang KaehlNorthmen亦写作Norman)最初到了不列颠,八四一年到法兰西,此后即散布于欧洲各地。丹人(Danes)于八五五年,最初蹂躏并住居于英国,八七八年至八七九年,英国的亚尔弗雷德王(Al-fred)抗拒了他们,并与他们结约讲和。虽然他们对于地理科学的建设没有什么贡献,但他们传播了所住居地和本是一致的人类环境之地理的知识,也激起了于地理学家最有用处的一种新的冒险的精神。后来,这种精神也发现于基督教的传教士,虽说彼此的动机各有不同,这些传教士的宇宙志(Cosmography),也是一无足取。我们也可以看出古代的基督教徒的学说如何地排斥了先基督教时代的地理学的理论。他们或如亚门布罗士(St.A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