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一段落,任瑶期终于松了一口气。

略坐了一会儿,任瑶期便打算告辞了。

tips

萧靖琳突然道:“瑶期,你会弹琴吗?”

任瑶期愣了愣:“会一些。”

“琴棋书画都会?”

想了想,任瑶期点了点头。并不是她不想谦虚,这些她确实都会,而且尚算精通,也当的起一句“会”。

萧靖琳立即道:“那好,以后你来王府教我吧。”

顿了顿,她道,“我娘给我请的琴师,她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能听懂,不过可惜凑到一起后我就不怎么明白了。”

萧靖琳说起来这些难免有些心情浮躁,她的手握刀握枪都灵活得很,偏偏那些风雅的玩意儿实在不在行。

见她沮丧,之前提起这件事情的萧靖西也安慰道:“你只是在这上冒着严寒前往南大洋猎取这些海兽。尽管南极海域航行艰难,但每年仍有100多艘捕猎船集中到那里,仅仅3年时间,南大洋被捕杀的海豹就超过了100万头。在这种大屠杀式的经济活动中,新的发现也随之而来。

捕海豹的船长大多身体强壮,能经受狂风恶浪,许多人目不识丁,但凭借长期的海上生活经验,仍能在变幻莫测的大洋之上来去自如。英国捕海豹船“美人”号船长詹姆斯·威德尔就是其中的一个。

威德尔出身于英格兰的一个牧羊人家庭,自小没受多少教育。由于生性好动,就跑到海港当了一名水手,到他34岁时终于成了捕海豹船船长。1821年他在南极海域捕获了不少海豹,发了一笔小财。

1822年,威德尔再度驾船驶向南被耗尽的预测,已经存在了40多年。悲观主义者仍然相信全球的石油生产将在2010年以前达到顶峰,而乐观主义者认为,本世纪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时间内我们还将会依赖石油。他们争辩说,开采和生产的技术进步——例如深井注水提高回收率,将会显著增加从地下开采的石油的数量,我们不必担心加油站里没有油。

人们一度认为浅海油田只存在于浅水区,而现今的认识是,巨量的石油蕴藏在墨西哥湾、巴西和西非沿海海平面下数千米处。现在,许多石油公司从墨西哥湾超过1000米深度处抽取石油已经好几年。

从现有的储积区开采更多石油甚至更有希望。当前,一个储积区平均只有30%—35%的石油被开采到地面,大部分石油依然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