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部的纪录。[79]iPhone 5正式开卖后,第一个周末就创下了500万部的销量,超过了iPhone 4S在前一年首个周末销售400万台的纪录。如果说还有人对苹果的未来感到担忧,那么从其手机销量上根本找不到需要为它担忧的理由,因为在库克的带领下,iPhone的销量已经攀升到了新的高度。

那一年的10月,是史蒂夫·乔布斯去世一周年。库克在苹果官网发布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我为我们的事业感到无比骄傲——给用户提供他们喜爱的产品,并且让他们始终保持对新产品的期待。这是对史蒂夫最好的致敬和缅怀。”[80]库克延续了乔布斯留下的伟业。苹果没有因为乔布斯的离开而没落,正如许多人预料的那样,库克执掌后件,去实现他们远航的梦想。英国史学家比兹利称亨利为哥伦布、麦哲伦等人的“老师和校长”。

tips

  15世纪末著名的佛罗伦萨地理学家、西渡大西洋至东方的热心倡导者托斯堪内里也看过《马可.波罗游记》。他于1574年给葡萄牙主教马丁列沙写信,提出了由西行到东方去的具体设想。后来哥伦布多次向他请教,互通书信。

  托斯堪内里在给哥伦布的信中,向哥伦布重复地介绍了《马可.波罗游记》中对中国以及辉煌岛(即日本财富的描述)他向哥伦布提供了最新绘制的地图,哥伦布看了这张地图,认为这正是自己眼下所最需要的。

  托斯堪内里的意见和地图对哥伦布下定西航决心起到了重大作用。

  马可.波罗对哥伦布大脑容量可能有足足1 100立方厘米,身高达1.6米,打破了人种生存的所有纪录,“直立人”后来走出非洲,生存了近200万年。格鲁吉亚、南欧和中国东部等地都发现了早期的直立人。梭罗人(Homo soloensis)适应了在热带地区生存。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适应了寒冷的气候,他们分布在欧洲大部分地区,会使用工具和火种,但后来被智人战胜。智人出现于30万到20万年前,其脑容量比尼安德特人小,约为1 400立方厘米。

最近一次气温骤降和恢复说明,人类必须有强大的适应性才能生存下来。仅仅2.2万年前,加拿大和北欧还被压缩在4千米的蓝冰之下。安第斯山脉南部和东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