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施威特  你破坏了我的死亡。

穆海姆  我承认,我从来都没有拘谨过。但以社会鼓动家自居,四处游说,这毕竟也不是我的本意。我现在高高在上。那些党派乃是我囊中之物。我的敌人害怕我,而且我有许多敌人。可我的私生活……(掏出一支雪茄) 没有幸福的婚姻,就没有真正宏伟的事业;没有温情就混不了日子;没有丰富的内心世界,就会在堕落中走向毁灭。(欲点上雪茄)

tips

施威特  在我死的时候,别抽烟。

穆海姆  对不起。当然如此。(把烟又放回去)

施威特  请你最好点上那两根蜡烛。

穆海姆  好吧。点上蜡烛。然而,那些女人缠来缠去,不过是偎偎我的胸膛而已,没有一个The Factorial Ecology of Metropolitan Chicago,” M.A. Thesis,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68.

扇形模型 (sector model,图11.16[b])形成于20世纪30年代,主要关注的是交通干道。它认为房租高的住宅区都是从市中心沿主要的交通干线——如市郊通勤铁路——向外扩展。这种模型指出,随着城市的扩大,最高收入的人群会迁往沿线有交通干线从城市中心向外延伸的新小区的新家。中等收入阶层的住宅聚集在富裕阶层的住宅外面,而低收入者的住宅占据了邻近工业区和相关的交通线——如货运铁路线——的地方。

ter Arnold )

热带雨林通常长满了自然植被,目前这些雨林植被依然存在,但是由于南美洲亚马孙盆地和非洲扎伊尔河流域广大地区的人为纵火,此类植被正在迅速减少。森林中以高大茂密的阔叶树和粗大的藤蔓类占主体。在发育千百个树种的热带雨林中,既有幽暗的森林,也有明亮的树林,还有巴尔沙木(balsa wood)之类的海绵状软木和像柚木、桃花心木之类的硬木(图4.35[b])。雨林从赤道沿着由盛行风带来稳定水分来源的海岸延伸到沿海高地。此外,地形效应也提供足够的降水使茂密的植被在这些森林中发育。

这些地区的土壤是氧化土。由于风化作用迅速而缺乏农作物所必需的大部分土壤养分。只有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