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e just impelled by curiosity.”

Arthur Scawlow

tips

“We look for smart. Smart as in ‘Do they do something weird outside of work, something off the beaten path?’ That translates into people who have no fear of trying difficult projects and going outside the bounds of what they know.”

Wayne Ros?”不断地问“为什么”,从而退到一个更加宽泛、更具概括性的层面,直到找到令你激动的问题:你更愿意解决这个问题,并且能因此获得商业上的突破。

Tips

在碰到最初的问题时,一个比较有用的出发点是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能够获得什么好处呢?”然后你就会问:“那么怎样才能尽可能地获得最大的好处呢?”这时,你就会发现自己突然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跳出了那个被严格限定的最初问题。

打个比方,假设你最初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让电池的重量少20%呢?”然后,我们接着问:“为什么我们要让电池轻20%呢?”答案是:“因为这样可以节省出足够的重量,让产品装上收音机。”好,我们继续问:“为什行权这种“拿了钱就跑”的方式,而是用来促进经济的持续繁荣。

为什么要回购自家的股票?

在本章的开头,我对股东价值最大化的信条进行了批判。在公司内部,股东并非进行了投资、却未得到合约保障收益的唯一参与方。实际上,由于上市公司的公众股东可以通过股票的买卖轻而易举地建立或结束其与特定公司的关系,很难说他们对公司生产性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做出了什么贡献;如果是这样,这种贡献到底是什么?我曾经指出,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一种关于创新型企业的理论,并以此为基础分析股票市场对上市公司实际发挥的生产性功能。

上市公司的股份持有者对公司生产能力的开发和利用做出贡献的最明显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