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的“创客”团体正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并形成以北京创客空间、深圳柴火、上海新车间为中心的三大“创客”生态圈。这些根植于民间的科技创新起初大多是“孤独上路”的,但随着“创客空间”的出现,这些“草根科学家”开始聚众“拼车”,从而使创新的交流成本及经济成本大大降低。如今,作为大数据的前沿城市,贵阳也已成立DT众创空间,搭建创客平台,致力于成为创新者的家园、创业者的沃土。DT众创空间的宗旨就是围绕贯彻国家创新,驱动国家战略部署,积极运用互联网思维,加强创新创业资源的深度整合,不断提升综合服务实力,努力打造创新创业生态的“升级版”,为创新创业者提供更加专业、更加丰富、更加完善的服务。同时,借助平台作用,凝聚00年占其96093名工程师总数的20.8%,2005年占其125360名工程师总数的33.7%。而这些企业在美国本土的工程师数量则从2000年的76129名下降到2004年的66851名,在2005年又激增到83167名。海外的工程师职位则呈稳定增长之势,从2000年的19964名增加到2005年的42193名(Brown&Linden-2008a,第5页)。 76 数据显示,海外就业的增长大都来自中国的半导体制造厂和印度的芯片设计中心(Brown&Linden-2008a;亦参见Ernst-2005)。

显然,在21世纪头10年,美国公司已经可以获得印度和中国日益增加的高技术劳动力供国90%的森林和数不清的动植物群惨遭毁灭,现在都灭绝了。欧洲在过去的300年中也是如此,亚马孙和东南亚的热带雨林目前也在日渐消亡,地球的表皮不断遭到盘剥。试想,如果我们永久性地毁灭掉全世界存放在博物馆、图书馆、大学和实验室里90%的知识,会产生怎样的后果?那绝对是一场灾难。然而,大自然蕴藏的海量信息中,有多少因为我们不怎么关注,而完全丧失了呢?伴随着很多物种的持续灭绝,我们每年每天又失去了什么呢?陆地上和海洋中仅剩25万~40万种开花植物或树木,尽管如此,只要我们去查看,就能发现它们身上依然蕴涵着各种各样自然界的智慧。

tips

人类从植物中学到了很多经验教训,最简单的一条或许就是它们的液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