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开始漏油。当然我们并不是说,美国一些地区,特别是东北部和中西部,没有经历过类似于家里有白蚁和汽车漏油这样糟糕的情况。 20 世纪五六十年代,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就曾见证过经济的相对衰退。但是对于美国大部分地区来说,在近期的衰退出现之前,他们的经济基础一直如宅邸的地基没有白蚁一样牢固,而且发展动力十分强劲。虽然美国在 20 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面临来自日本和德国的强大竞争——这两个国家在钢铁、汽车和机床领域抢走了美国主导的市场份额,但是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美国经济在信息技术 (IT) 革命的驱动下,又重新恢复了活力。自 20 世纪 90 年代后期起,美国开始整体出现类似于宾夕法尼亚州西部曾织布机 ) 看来,创新不是一种进步,不值得提倡,相反,应当阻止创新。他们幻想一个永远没有失业的世界;即使在物价很低时,顾客利益仍然高于一切;即使信息分享有助于建立充满活力的网络生态系统,促进社会发展,也绝不能分享任何个人信息;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保护环境;城镇居民在本地工作和生活,惠及本地小商家。简言之,他们幻想一个风险为零的世界,即使偶尔有改变,也是可控的,没有人因为这样的改变而遭遇失败。

与 200 多年以前的卢德分子一样,今天的卢德分子同样认为,创新会减少就业机会,这已成为人们的共识,包括媒体、学者、甚至还有政策制定者。在 2020 年世界福布斯排行榜上,马丁 • 福特 ( Ma要想有机会取得成功,立法者必须摆脱那种把思科、惠普、IBM、英特尔和微软之类公司的资源配置看作市场力量使然,因而不属于政府政策合法干预范围的观点。本书的分析表明,欲使大多数美国人,包括黑人和西班牙裔人的下一代从政府对美国科技基础设施的投资中受益,美国政府必须对工商企业——无论其来自美国还是外国——进行战略性的干预,从而影响其资源配置,使政府投资造就的高科技知识和高科技人才得到充分利用。

tips

公司治理与持续繁荣

这种战略性干预——虽然它在21世纪头10年的美国政策辩论中仍不见踪影——的主要对象是公司治理,即那种决定和规范企业资源配置的制度和机制。更具体地说,为实现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