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的产业界创新中相当普遍。大多数国内的产业创新,不管口号如何震天响,概念如何高大上,其实质仍然是渐进式创新。例如当下红极一时的智能汽车,在很多企业那里就变成了“汽车+互联网”——只要在汽车身上装两个摄像头,再加个无线上网或WiFi,就算成了。用这样的概念,就足以到地方政府那里拿到各类优惠政策——土地、资金、税收减免……这样的创新,充其量只能算是渐进式的,而在用户那里,则根本得不到认可。

今天的用户认可的创新是突破式的,例如充电一次续航里程达到400多公里的特斯拉(Tesla)纯电动汽车,或者优步(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或者德国宝马汽车的无人工厂里那些忙忙碌碌的机器人。然而,能够把创新做hapiro) 则认为,发展中国家最终会放弃侵权而采取知识产权保护,美国、欧洲和日本需要做的是: (1) 团结一致,在国家贸易协定中继续推行知识产权这一理念; (2) 坚定不移地执行现有知识产权; (3) 不同于英国议会或者英国知识产权委员会的看法,政策制定者要达成共识,即知识产权保护会使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从中受益。

tips

最终,发展中国家薄弱的知识产权保护会阻止经济发展和知识产权发展潜力。例如,由于中国缺乏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限制了先进技术的引进和外国企业在中国进行创新投资,减少了当地创新能力的潜在收益。同样,巴西惯于侵犯知识产权,这严重制约了巴西制药业的发展。例如, 1999 年巴西通经济学人》刊登的分析文章摘录了该书的许多观点对美国创新能力进行探讨,并认为该书是一本很有价值的书籍。

本书给出了作者对于近年来美国经济衰退原因的解释。二战以来至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美国一直是全球经济的领导者。然而, 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经济开始出现衰退,制造业急剧下降,失业率居高不下,联邦预算赤字和贸易赤字持续攀高,企业不愿意投资。作者认为,不能把造成经济衰退且恢复缓慢的原因,简单归咎于房产泡沫所引发的偶发性金融危机;最主要的原因恰恰在于美国在全球创新优势竞争中落后了,太多资源投向类似于“庞氏骗局”的房地产市场,而投向那些能够创造财富的研发和制造部门的资源则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