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业突破原有的疆域和边界,不断向外扩张,无限发展。

块数据的解构与重构

tips

块数据是从解构到重构的过程,这是块数据的内在机制。一旦数据被集聚,就会形成“块”,这种“块”能解构物质、能量、要素、权力、意识。大数据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交往和交友的方式、生活方式、意识形态、社会组织模式都将发生深刻的变革,这种变革的本质就是解构。每一次解构的结果都会产生新的重构,比如权力被权利所替代,这就是解构中的重构。

在瞬息万变的大数据时代,每一个舆论点都有可能成为热点。在包罗万象的舆论数据背后,有可供分析整理的脉络,通过解构实现重构。通过一场场因网络事件而引起人们关注的社会点建立起来的,就像单个大脑中相互连接的神经元一样正在熊熊燃烧,有着浇不灭的众多可能性。从大自然的角度来看,其主要目的就是物种和生命自身的存活和繁荣发展。

媒体经常报道,80%的新企业都会在创立的5年之内倒闭。在某些情况下,这是自然选择的正常结果,适者生存,不适应的技术或团队就会被淘汰。然而换个角度,企业可能领先于它所处的时代,或落后于所处的时代,在市场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如果经济状况像最近的全球金融危机一样出现干旱现象,就会进一步降低一家公司的生存机会。不幸的是,对于仿生学公司而言,也很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从我开始写这本书起,就有多家颇具发展前景的生物启示公司陆续关门停业了——大多数都是但还是在2002年11月关张,造成了8.37亿美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在Nexabit被收购一年后的2000年7月,Nexabit的创始人离开了朗讯,并在街对面开办了一家与之竞争的公司。2002年10月,朗讯停止生产Nexabit的产品。因212亿美元的收购价而赚得盆满钵盈的Ascend的经理们成群结队地离开了朗讯,其中很多人开办了与之竞争的公司。Ortel变成了朗讯于2001年初分拆出去的微电子集团Agere的一部分。几个月之后,Agere的报表显示,Ortel为其造成了27亿美元的减值损失,最终于2003年初将其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事。

所有这些并购都是以朗讯的股票为支付手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