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老金(definedbenefit pension)和补贴很高的医疗福利。 1 他们很看重大公司提供的就业稳定性,同时很忌讳跨企业的跳槽之举。

组织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最初几十年,在二战后的几十年间发展为遍布美国公司办公室的主要人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20世纪80年代强大的日本竞争者对美国的旧经济公司步步紧逼时,美国许多研究日本“终身雇用”制的学者认为这种组织模式与美国人的活法大异其趣。然而,早在20世纪上半叶,美国公司就已经把担任各种管理工作并支取薪水的职能、技术和行政管理职员都变成组织人了。更有甚者,到了50年代和60年代,那些领取小时工资而不是薪金的工会工人,也开始运用集体。

tips

美国Warner Babcock绿色化学研究所正在开发一种成本非常低的太阳能电池,电池使用的化学物质属性良好,甚至可以直接饮用。公司也开发出了一些能够生物降解的手提袋,可以随意制作出我们想要的特质,通过紫外线照射,既能做成防水手袋,也能做成溶于水的手袋。换句话说,如果将手袋丢弃在沙滩或旷野上,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手袋会自动降解。

约翰的设计产品不仅源于对自然的兴趣,还源于他个人的丰富经历。在20世纪90年代末,他还是一个年轻的工业化学家,才华横溢,当时他自己名下就已经有了2 000种新分子。约翰的儿子患有先天生理缺陷,在他儿子死后,他一直认为是他发明的某种分子造成了他儿子的死亡,生命真正意义的事情,而这又给生活带来了最大的满足——工作与生活之间并不存在分界线。

当我问约翰·华纳,能否给满怀雄心壮志的仿生学企业家提些建议时,他的回答简洁明了:“这要分成两个部分。首先一定要充满热情,不管你怎么称呼你所从事的行业——是环境可持续性还是仿生科学,同时要对商业世界充满激情。但不要将绿色环保当作忽视科学的借口。缺乏传统科学标准支持的可持续性就是在浪费时间,而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在商业世界,只要走出去,你肯定能找到最好的导师,为你在企业运营方面提供帮助。但是在仿生学领域,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导师,因此不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你只需做好自己,确保自己做的一切都具有可持续性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