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经济学院的几名研究生,也和他们一起在公共餐厅喝啤酒。当时一些学生说过的话我到现在还印象深刻。

以首席毕业生的身份从剑桥大学毕业的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去贵族学校(public school)任教,成绩稍逊一点的学生则选择去做研究或者当公务员,成绩最差的学生才会去银行工作。对他们来说,人生的最高目标是立志成为伊顿公学(Eton College)或拉格比学校(Rugby School)等名门贵族学校的校长。

tips

我在剑桥大学任教的这个学院非常接近大学的理想状态。过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我在思考大学作为社会共通资本的问题时,浮现在脑海里的还是这个学院的形象。

但是,就在我面临留在剑桥大学还是回到rs on a temporary basis. These Zero-G thinkers will facilitate the escape from limiting thinking to what is already known.

Good and effective Zero-G thinkers have three primary characteristics:

Zero-G thinkers have psychological distance from the rest of the team—meaning they don’t care about 个时期在他们看来就像暴风雨后的平静。

充斥那个时期的积极向上的热情,蓬勃发展的科技所带来的前进动力,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当时的美国正处在繁荣时期,制造业和住宅建筑发展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银行大量发放贷款,让越来越多的人添置了电视,购买了房子或者开上了凯迪拉克汽车。新型的家用电器层出不穷,其中有能“吃掉”垃圾的吸尘器,还有帮人洗碗的洗碗机,但是为了清理这些机器,我却没少自己动手。第一例器官移植发生在1954年,小儿麻痹疫苗于1955年面世,1956年“人工智能”一词被编入词典。看来,未来世界已然降临了。

我12岁那年,苏联将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送上地球轨道。这可是天大的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