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国公司界信守股东价值教条,因而令美国经济为之投入财力的尺度。我在第6章对股东价值论的批判为以下这个复杂问题提供了一个简单化的答案:股东应该得到怎样的回报,才能使他们对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经济收益的平等分享有所贡献?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而不稳定和不平等便是其后果。

经济不稳定的出现

tips

美国信息通信技术产业对股东价值的这种追求使该产业劳动者的经济不稳定状况愈趋严重。由于终身就业体制在20世纪90年代已寿终正寝,高科技行业的员工发现他们在市场、技术和企业战略发生变化时会变得相当脆弱。取而代之的是跨企业的劳工流动,在“高流动”的硅谷劳动市场这种情形尤为突出怪物也随之消失了。

任何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知道,成片与上文中的描述没有一点儿相似之处。但是大家有所不知的是,几年中,这部片子的剧情走了许多弯路,才最终找对了方向。在此期间,彼特身上担负着巨大的压力。《怪兽电力公司》是皮克斯首部非约翰·拉塞特执导的影片,因此,彼特和他的团队方方面面都处于注视之下。想为剧情寻找突破口,却屡遭失败,这让大家的包袱越来越沉重了。

幸运的是,在此期间,彼特一直秉承着一条基本概念:“怪兽是真实存在的,它们靠吓小孩儿为生。”那么,如何才能最精彩地演绎这条理念呢?彼特尝试了好几种方法,才最终摸出头绪。最开始,他把人类主人公设定为一个名叫玛丽的6岁小女孩,然后又改成本时,他们都会变得盲目乐观。我们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不论何时,只有听到企业家做预测,都要在时间和成本上乘三倍,还得留出一些富余。

在制订商业计划的过程中,大家都期待别人能够迅速理解并使用自己的技术,毕竟,优秀的方案难道不该迅速采纳吗?然而,作为多个技术型企业的创始人,我可以确定在此过程中会出现意外,从大型路演之前测试设备突然失灵,到主要供应商突然破产倒闭,一切皆有可能。全新工业技术的采纳和应用通常也会是一个长期、缓慢的曲折过程,这与高科技产品或软件产品的异军突起截然不同。在最近日本的一个国际性流体力学会议上,我与一位同为演讲嘉宾的朋友交流,作为三菱公司的资深教授兼科研人员,他一直致力于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