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分钟都根据钟表来衡量的。正午之前,每当他们看表的时候,他们就在想自己已经上班多长时间了:“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小时了。”午饭之后,他们又开始计算还剩多久就能下班:“再过两个小时我就能到家了。”钟表的另一个作用就是提醒他们一天中更为重要的时间段:休息时间与午餐时间。

  在领导力第一层次的工作环境中,员工的士气从十午茶之后开始“高涨”,因为从那时他们开始一天中的高潮——下班时知的倒计时。大约4:30的时候,他们的精力开始攀升,人们开始到处走动把办公室的东西收拾好。他们把桌子上的所有东西清理一空,以便5点下班时间一到自己能够迅速离开。

tips

  4:45的时候,他们到处转转向同事道别。他们不导”来解释就再合适不过了。因此,对一些事物才会有那么多毫无根据的解释。

为了更贴近地理解“领导”这一概念,让我们回头来看看过去人们为领导一词设置的含义中最为硬性的一条标准:时间。如果我们想知道,对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就要看看他是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可以确定的是:当日程安排中的两个事项出现冲突时,被延后进行的往往是领导日程。如果问起“你把多少时间花在真正的领导任务上”?这个问题总是会引发更大的疑问,什么是“真正的”领导任务?对此,美国汽车零部件公司辉门集团(Federal Mogul)的一位经理人做出的回答是我所听过的最贴切的答案,他说:“我没有时间领导,我还要工作呢。”百分百命知实验的名字是“华尔街游戏”。实验的结果是:虽然两个实验都是把社会特征相同的人召集到一起,但是在“社区游戏”中,70%的参与者从游戏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合作的意向——即使这样做会把自己置于风险之中。而“华尔街游戏”的结果正相反:70%的人从一开始就表现得不愿与人合作,他们只想让自己赢得最大利益。显然,许多人(罗斯认为至少40%的参与者)的行为会受到游戏定义的影响,也就是说他们的行为并不取决于其对合作和竞争所持的基本观念。那些把游戏的目的看作追求共同获利的人,会相应地表现出合作意向;而那些把游戏当作是个人逐利的人则会表现出竞争的态度。

这一研究结果已经足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了。然而该试验最精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