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位?”

“为什么?当然我是指超出预算的情况下。”

tips

“作为财务经理来说,我们认为超出预算是更可接受的,”西德友好地总结说,“这就意味着做预算规划的人会更多听我们的,但不要对外面的其他人说这个。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观点明确了,西德的辅导也结束了。

他们现在离开了办公室。

Casefle

个人反思

西德和乔的对话表明了同样的一个主题(如鲁思的例子)可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并且有完全不同的解释。有时候好事情也会成为坏事情。

●假如财务是商业的语言,如果你从另一个方面去看你现在的项目,会发生什么?

●还有谁会已经持有那种观点?

●…rton)、洛里·安·罗思(Lori Ann Roth)、西蒙·布拉特内(Simon Blattner)和沃利·博克(Wally Bock)对手稿的评论和反馈。

感谢洛丽·埃姆斯(Lori Ames)和她的团队将这本书送到管理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人士手中。

最后,感谢同事、朋友和家人给出专业意见,以及为这本书的书名出谋划策,使这本书能够引发目标读者共鸣的朋友们,我一如既往地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

关于作者

黛安娜·布赫(Dianna Booher)毕生都在关注各种形式的沟通:口头沟通、书面沟通、人际沟通和企业内沟通。她的47本书被翻译成了60多种语言。她游卡伊被任命为CEO时,她仍然承认自己缺乏财务专业知识。在与银行家开会之前,她邀请了财务办公室人员向她传授财务知识的要点。她的顾问告诉她,可以用申请破产来清除180亿美元的债务,但麦卡伊不同意,并告诉他们“破产永远不是取胜之道”。事实上,麦卡伊认为,施乐作为一家高科技公司,用破产逃避债务将使其在未来更加难以面对残酷的竞争。相反,她选择了一个更困难和更具风险的目标:“重建施乐,使其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为了获得施乐公司领导团队的支持,她亲自会见了前100名高管。她让他们清楚地知道情况是多么严峻,然后问他们是否准备迎接挑战。结果在100个人中有98人决定留下来,并且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如今仍在这家公司。